几度戎马,几度桃花

 

@三喵 我爱这只喵一万年!!!!!
期待了好久啊!收到的时候简直要旋转360°后空翻花式自由落体爆炸!!
呜呜呜这个苏死宰...这个可口中...真的超好吃啊【吧唧吧唧嘴。

May
21
2017
全文链接


要说太宰治这人吧,那可是整个横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且不谈这人究竟是如何在背叛了港口黑手党这个让多少人闻风丧胆的黑势力之后,依旧能光天化日四肢健全地在马路上晃荡,嘴里还有一调没一词地哼着小曲儿;也暂且不提他那张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眼睫末端都能滴出些柔情水来叫人甘愿溺死的好相貌;此人身上最让人甘拜下风,道一句“久仰”的还得属他的胆量。佛戾曾经顺理成章拿手术刀杀人的顶头上司、从布满柠檬炸弹的五层楼高优哉游哉地借树落地、深入敌方军营取了对方老大的首领之后还不忘笑嘻嘻地道上句“哎呀,走错了”等等,这些放在太宰治身上,那都是小事中的小事了。所以在被自己那位作为港黑现任干部、暴力又恣睢的前搭档第三万一千...

April
21
2017
全文链接


我想我该说些什么的。

车里的摇滚音乐开得未免太大声,躁。我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着方向盘,一手把音乐调低了些。好的,现在安静了下来。可我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很奇怪,很奇怪。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几乎在那个瞬间就把想说的话全都拟好了。我决定好的,我要骂他,狠狠地把那些即使重复了无数遍依旧不够的垃圾话扔向他。这还不足,我要质问他,揪着他的头发让他想起来究竟是谁在当初求爱的时候信誓旦旦又好似谈笑风生地说,中也,全当为了你吧,我将不再渴求刀尖。是啊是啊,当初我是傻了,信了这横滨第一欺诈师的狗屁话——这家伙想自杀,哪里用得着刀尖呢,随便一条河,一个女性,哪里都有值得他沉入断灭的可能。对的,这完全可以拿来嘲讽...

April
10
2017
全文链接

可他们的爱情里没有玫瑰


咸鱼式摸鱼,短打,意识流

<<

对不起。

太宰治于是从咖啡氤氲起的白雾中抬头,这才发现屋子竟如此亮堂。雨接连下了三天吧,院子的墙角已经爬满了星星点点的青苔,清理起来估计还挺麻烦,关键又滑又黏,像极了雨后初晴跑出来的蛞蝓。因为和你很像所以当然由你去处理啦,不知道这样的理由会不会被接受。他转头看见院子里早樱开了,说开了是有抬举之疑的,不过是冒出了些花苞罢了。难得的阳光经叶上水珠的折射散成片片炳耀的流淬,点亮了空中千千万万粒尘埃。尘埃落于花茎罅隙,午间的光线足以笼罩整棵枝杈歪扭的樱树。这好歹算是春天了吧。啊,可果然还是好冷。

你有没有听我讲话?

胃部疼痛。所以说,既然问了话了就...

February
19
2017
全文链接

【太中】然牛至不只开在青春(下)


1w字两发完结。前篇传送门点这里!

<<

入夜,中原中也根据指示来到了地头蛇总部,一座已十分破败了的建筑,大致可以判断出它原先该是座写字楼。他潜藏在楼房旁的一棵香樟后面,等待着指示中“倾巢出动”的发生。香樟果的馥郁使他没由来得烦躁,隐涩月光在树叶尖梢上描下的斑驳,只一阵微风,翕然掉落于中原中也橘红的发丝间,显得伶俜。

正耐不住性子,偏偏手机还在这时震动起来。中原中也啧了一声,掏出来一看,光屏上赫然“青鲭”二字。

“说。”在心里咒骂了一番后还是接通了电话的中原中也自然是没好气,压低了声音,恨不得对方只是打错了电话。

“中也,”熟悉的温润的声音,难得的还带着几分沙哑,“你在哪...

February
11
2017
全文链接

【太中】然牛至不只开在青春(上)

*1w字两发完结。(向万年吞撸否势力低头orz

*无异能,私设如山。

*祝大家元宵快乐呀!

后篇传送门点这里!


 <<

芬芳缭绕。

东京的酒吧不计其数,上至六本木没一套西装进不了的会所,下至郊区废弃小巷里破败的危房。可刚从欧洲飞回来的男人偏偏选择了这一家,坐落于银座的Lupin。刻着五个字母的招牌颤颤巍巍地悬挂在门框侧面,白色投光灯时常因电路的接触不良而闪烁不定,叫人总是怕它下一秒就会灭了,再掉落下来,砸到某个倒霉蛋头上,致使店门不得不永久紧闭。

索性这一切都尚未发生,好让一下飞机便马不停蹄赶到...

February
11
2017
全文链接

一些事情

    一篇文发了十余遍发不出来,我觉得我大概是绑架了撸否的儿子吧OTZ
    然后明天要开学了,这篇文我试试在下次回来的时候再发一遍吧,如果还是不成功的话......没有如果!!
    要高考了,接下去会长弧到六月。也许时不时会浮个水,但我真的没法保证什么。还没能发出来的这篇绝对是六月份之前的唯一长篇幅了,节假日里可能会摸些鱼,但肯定会把备考放在最最最重要的位置。
    这应该算是淡圈了吧,取关随意。希望我六月份回来的时候还有人记得我。
   ...

February
04
2017
全文链接

棠棣独于今日香

*宰单人,也可看做双宰(旁友,邪教入伐)

*短打,失败的复健产物,宰厨的自我修养

<<

太宰治杀完了人从不直接走人,硬是要守着尸体,也不碰他,半阖着那双桃花眼欣赏这副死相。或是凑过去嗅嗅,好像除了血腥味和令人泛呕的枪药味外,真有些别的什么似的。他拿拇指指腹抵在下唇,指甲硌着牙齿,呼吸嵌进指背的纹路,犹若来自阴间的穿堂风拂过棠棣花开的巷口。

 

老搭档等得不耐烦了,啐一口带着污泥的血,撩起大衣甩在肩后,说你再不滚过来,我让你死得和他一模一样。

 

别啊,中也。这才把目光从死人身上移开,他拿指尖在侧腹划了一道,和躺着那人袒露的伤口别无二致,接着笑言,血...

February
01
2017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梓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