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我像个疯子一样地爱过他们

 

他们大神的那些事

/原耽,知乎体
/写给@innocent 的欠了大半年的债……宝贝你要的鹅狗爱情故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提问:喜欢上了一位全校公认的大神怎么办?

@名为又欠的鹅 回答 点赞1.0k 评论815

谢邀……
个鬼啊!究竟是什么让你觉得我适合回答这个问题?也罢,我现在在机场等我的爱人,在接到他之前我倒是可以给你们讲讲我们的故事。
我和他正式相识是在高中,但其实早在初二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了。S校的大神,理科天才,被数学老师软磨硬泡拉去了数学“假日杯”(区里的一个学科竞赛),我的头号竞争对手。
正式考试当天,我装作忘记了座位号的样子,入座前把整个教室都逛了个...

August
16
2017
全文链接

我血管里的血是流到了这只单的心脏里吗??究竟是阅读理解大神还是爱我爱得太深!(脸是什么我不需要。
手动@简单。

August
12
2017
全文链接

旅馆

/我流背德隐百合,第一人称
/只是摸鱼

要知道,我是打算去死的。

青木原森林,我向往许久的天堂,是归宿,在梦里也能闻见其蓊郁植物渗进树缝里的血腥味。一个慕死之人带着如同孩童对襁褓的绝对依恋,终于来到了从出生起就近在咫尺的目的地——这本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是这片森林边那座小木屋的主人。每晚,每晚,就像虔诚的基督教徒对主做的那样,耳朵,贴在透明的窗子上,落满尘埃的脆玻璃终是有了朵点缀。多数时候,只有自己一成不变的心率和着草地里蟋蟀或者别的什么虫子的喁喁哼唱,而运气好的那些夜晚——通常是农历月初那几天——能够听到我做梦都在渴求的,绳索拉扯的声响。是圣曲啊!是灵魂沉入断灭之际深红彼岸花的低吟,胜过这世...

August
11
2017
全文链接

“格瑞,你以后多叫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你每次喊‘金——’的时候,都好像在笑一样。”

幼驯染什么的怎么能可爱成这样啊啊啊!!!!!!!

June
27
2017
全文链接

唇白

//原创百合


<<


浑身都湿透了,只有她的唇还是干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多少有点羞愧。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来得太晚,或是我的衣服没有湿哒哒地和皮肤黏在一起,抑或是我并摆不出这张想哭又拼命抑制自己的脸来。也许是其他,我说不上来,只是这份羞愧感,着实让我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我又失恋了。她说。


我的第一反应是把这个“又”字过滤了一遍。上次是谁?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我记不得,唯记得她上次是落泪的,泪珠是我吻去的。这又迫使我不得不再仔仔细细看她的脸,额头上黏了几缕黑色的头发,显得分明,长而卷的睫毛上安着一颗水珠(不...

June
14
2017
全文链接

@三喵 我爱这只喵一万年!!!!!
期待了好久啊!收到的时候简直要旋转360°后空翻花式自由落体爆炸!!
呜呜呜这个苏死宰...这个可口中...真的超好吃啊【吧唧吧唧嘴。

May
21
2017
全文链接


要说太宰治这人吧,那可是整个横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且不谈这人究竟是如何在背叛了港口黑手党这个让多少人闻风丧胆的黑势力之后,依旧能光天化日四肢健全地在马路上晃荡,嘴里还有一调没一词地哼着小曲儿;也暂且不提他那张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眼睫末端都能滴出些柔情水来叫人甘愿溺死的好相貌;此人身上最让人甘拜下风,道一句“久仰”的还得属他的胆量。佛戾曾经顺理成章拿手术刀杀人的顶头上司、从布满柠檬炸弹的五层楼高优哉游哉地借树落地、深入敌方军营取了对方老大的首领之后还不忘笑嘻嘻地道上句“哎呀,走错了”等等,这些放在太宰治身上,那都是小事中的小事了。所以在被自己那位作为港黑现任干部、暴力又恣睢的前搭档第三万一千...

April
21
2017
全文链接


我想我该说些什么的。

车里的摇滚音乐开得未免太大声,躁。我一手漫不经心地把着方向盘,一手把音乐调低了些。好的,现在安静了下来。可我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很奇怪,很奇怪。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几乎在那个瞬间就把想说的话全都拟好了。我决定好的,我要骂他,狠狠地把那些即使重复了无数遍依旧不够的垃圾话扔向他。这还不足,我要质问他,揪着他的头发让他想起来究竟是谁在当初求爱的时候信誓旦旦又好似谈笑风生地说,中也,全当为了你吧,我将不再渴求刀尖。是啊是啊,当初我是傻了,信了这横滨第一欺诈师的狗屁话——这家伙想自杀,哪里用得着刀尖呢,随便一条河,一个女性,哪里都有值得他沉入断灭的可能。对的,这完全可以拿来嘲讽...

April
10
2017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梓木 | Powered by LOFTER